我们一直在努力

论文为什么要当面沟通

近日,一则中科院不堪承受中国知网近千万续订费的邮件在网络上流传,引起网友关注。4月19日,中国知网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说明称,将继续为中科院提供服务。

事实上,这已不是中国知网第一次陷入价格争议。2021年,89岁的退休教授赵德馨起诉中国知网擅自收录其百余篇论文获胜诉,获赔70多万元,引发公众关注。2021年12月,中国知网主办单位发文向赵德馨致歉,并承诺“正视问题、解决问题”。在此之前,南京师范大学、金陵科技学院、武汉理工大学都曾就中国知网的涨价问题发布声明。

网传中科院订购知网费用接近千万元

4月,一则声称中科院不堪承受中国知网近千万订购费的邮件引起网友关注。

据网传邮件显示,2008年以来,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承担全额订购费用,在全院范围内开通使用CNKI(中国知网)科技类期刊和博硕士学位论文数据库。2021年,中科院集团CNKI数据库订购总费用达到千万级别,该数据库高昂的订购费用已成为中科院集团资源引进中的“巨无霸”。2022年,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与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就费用、订购模式展开积极讨论,但在多轮艰苦谈判后,CNKI数据库依然坚持接近千万的续订费用,其给出的集团组团方案在成员数量、单家价格方面条件相当苛刻。

论文为什么要当面沟通插图

根据上述情况,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正考虑通过维普期刊数据库和万方学位论文数据库对CNKI数据库形成替代保障。

4月19日,中国知网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说明称,2022年,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对包括中国知网数据库在内的国内外部分数据库的采购模式进行了调整,由统一集中采购模式转变为有需求院所组团联合采购模式。经过友好协商,调整中国知网数据库订购模式的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由各院所选择订购内容,计划在近期完成组团工作、签署协议并启动2022年度服务。

论文为什么要当面沟通插图1

2021年度协议期满后,为满足科研人员和广大师生的文献获取需求,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与中国知网商定延长订购服务至3月31日。在4月1日之后的过渡期间,中国知网延续了各项服务,未出现服务停止或中断的情况。中国知网也将继续向中科院所属各院所提供正常服务,直至2022年度协议签署并启动服务。

同日,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表示,不接受任何对外采访。

退休教授曾起诉知网擅自收录论文

事实上,这已不是中国知网第一次陷入收费争议。

据南都此前报道,2021年,89岁的退休教授赵德馨曾起诉中国知网擅自收录其百余篇论文,最后胜诉获赔70多万元,引发公众关注。2021年12月10日深夜,中国知网主办单位发文向赵德馨致歉,并承诺“正视问题、解决问题”。

同月,南都记者发现,中国知网下调了硕士学位论文的下载标价。调整后,硕士学位论文的下载标价为7.5元/本,博士学位论文则为9.5元/本。与此前硕士论文15元/本,博士论文25元/本的价格相比,降幅高达50%。

论文为什么要当面沟通插图2

中国知网客服曾就此向南都记者表示, “降价有一段时间了”,并称硕士和博士论文都有调低下载价格。至于其他类别的产品是否有可能降价,客服则表示暂不清楚。

作为国内高校、科研院、学术研究等的“刚需”网站,中国知网的建立,与1999年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的“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China 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CNKI)建设项目有关,该工程是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2004年,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成立,目前是A股上市公司同方股份的控股子公司之一。而中国知网门户网站(www.cnki.net)背后的主办单位《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则注册于1997年;2014年,其企业类型由“全民所有制”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法人独资)”。

而据《同方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2020年,同方知网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为116758.07万元,毛利率53.93%。

以沈阳工业大学图书馆为例,其2022年采购了26个中文数据库,中标(成交)金额合计306.708万,其中仅对“CNKI中国知网”1个包组,就向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支付了69万元,占了总采购金额的22.5%。

知网曾多次陷入高收费争议

学术“刚需”,对中国知网的昂贵收费的“抗议”却屡屡出现。近十年间,多所高校和机构都曾发出声明,直指其“涨价过快”、“服务内容缩减”,令知网陷入了“店大欺客”的争议。

早在2012年,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就曾发公告称,“因‘CNKI中国知网’数据库商家涨价过高,至今无法达成使用协议,从2013年1月1日起该库平台(包括期刊、报纸、会议和学位论文)将暂停使用。”

2014年6月,金陵科技学院图书馆通知各院(部)、部门,表示图书馆与同方知网技术有限公司的合同到期,新一轮购买协议已商谈了3个月,“均因该公司涨价幅度过高和服务内容缩减而未达成一致”,但图书馆仍在努力与服务商主动沟通协商。

有的机构还曾直言知网“涨价离谱”。2016年1月5日,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称,2000年以来,同方知网对该校的报价,每年的涨幅都超过10%,特别是2012年,涨幅高达24.36%,从2010年到2016年的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18.98%。

该声明写道,高校图书馆与知网公司的谈判是一场博弈:“虽然中国知网数据库的全文下载暂时暂停了,给读者带来不便,但是维护学校权益的谈判同样重要……广大师生的支持是图书馆的坚强后盾,请学校师生理解。”

同年3月31日,北京大学图书馆也公开发布了《“中国知网”可能中断服务通知》,社会影响更为巨大。该通知也点明,该校可能无法及时续订知网的原因是“数据库商涨价过高”,校方不愿轻易妥协,如果届时读者不能访问中国知网的系列数据库,建议选择其他同类型数据库、开放获取的数据库以及纸质资源。

南都记者注意到,上述的“停用知网”事件,大都以不久后恢复订阅结束,但新的个案仍在涌现。在一些学术机构续订知网数据库的同时,也有高校减轻了对知网数据库的依赖。

2021年1月,集美大学图书馆发公告称,由于知网数据库资源价格不断上涨及预算原因,近期图书馆在对资源使用率进行统计分析及专家论证的基础上,对订购方案进行了调整。2021年度,该校将续订中国知网的学术期刊、年鉴数据库和经济社会大数据研究平台,新增期刊个刊、基础教育期刊、学术辑刊和精品文艺期刊,不再续订博硕士学位论文、专利和引文数据库,建议读者善用其他平台作为补充。

采写:南都记者 杨天智 侯婧婧 实习生 谭儒烨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iaokang36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名称:《论文为什么要当面沟通》
分享到: 更多 (0)

长征人论文网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