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直在努力

论文查重行业怎么样(几篇论文拼在一起查重怎么样)

论文查重行业怎么样(几篇论文拼在一起查重怎么样)插图

几乎每一个毕业生,都要面临“查重”这一关,而2019年以来这一关越来越难过。 (IC Photo/图)

2021年5月底,演员翟天临又被骂上了微博热搜。

两年前,翟天临因在直播间问“知网是什么东西”,其博士学位真实性遭到舆论质疑,后被爆出学术造假。

网友吐槽,翟天临事件后,不少高校压低毕业论文查重率,加强对抄袭现象的排查。翟天临事件发生的2019年,也被戏称为毕业论文查重的“天临元年”,2021则是“天临三年”。

查重的机制,是将论文放入专业的资源库并和其他论文进行比对,重复率占比是衡量一篇论文原创性的重要指标,以此来约束学术不端行为。

在翟天临的微博下,网友痛骂有两个原因:查重费贵、查重规则不合理。

有网友称,“因为你,论文改到(查重率)10%以下,本来好好的论文,改得都不像样了”“改了不知道几稿的论文就为了降重”。亦有网友反思,“不合理的查重规则,不合理的查重价格,哪个不更值得去骂?”

论文查重行业怎么样(几篇论文拼在一起查重怎么样)插图1

在电商平台,以“论文查重”为关键词的搜索结果。 (手机网页截图/图)

“为了降重,不择手段”

打开淘宝,输入“论文查重”,跳出的商品从1元至2000元不等,分为“本科、专科、硕士、期刊、职称、博士”六大类。

许多商家将“知网查重”“检测结果与学校一致”写在商品首页。有“知网查重”标签销量较好,定价多在200-300元,普遍高于Paper系列、大雅等中文文献相似度比对系统。在查重系统PaperPass上检测一篇本科毕业论文,约20-30元/次。知网贵,在于学校只认知网的查重结果,其他均为参考。

南方周末记者咨询了八家提供“知网查重”服务的淘宝店,店家均表示查重结果与学校检测结果的误差在3%以内,但无法提供知网证明。

在一则售价260元的“知网查重”商品评论区,不乏“很垃圾,别被骗了”“没有提供查重报告检测码”等差评。

王婷是青海省一所高校的非全日制硕士。迄今为止,她在论文查重、降重上花费近3000元,仍摸不清其中的规律。

一次,她在淘宝购买了168元的“知网查重”服务,检测结果比Paper系列的结果高出20%。通常,Paper系列的检测结果会高于知网查重结果15%左右。

查重系统的衡量标准,也令王婷困惑。她主修公共管理专业,查重报告却指出其专业论文与畜牧类、医学类论文有重合之处。

王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9年“天临元年”起,学校收紧了对论文重复率的考核标准,从原来的30%降至15%以下。重复率15%-20%,需在3天之内自行修改降重;20%以上,要被勒令延迟毕业。

王婷几次修改,重复率居高不下。她只好花费1700元在网上购买了人工降重服务。最终,重复率下去了,但论文被改得面目全非。“一句话未完就分段,莫名其妙出现了标点符号,还有大量错别字。文章根本读不通。”

“为了降重,不择手段。”王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有同学会将论文中重复率高的文字段落制成图片,来规避查重。

微博上,网友们贡献了五花八门的降重办法。

一位汉语言专业的网友称,为了降重,去掉了句子里的“主谓宾”。

一位医学专业的网友表示,将原文“处死所有小鼠”改成“将20只小鼠就地正法”。

一位天津网友举例,为了降重,将原文“科学家研究出新型结构”改成“聪明的人类研究出新型结果”,将“快餐食品”改成“快速包装食品”。

一位动漫设计专业的毕业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降重前,“论文文笔一般,但起码有专业词汇”。但他拿到手的查重报告“一片全红”,只能将原文改成大白话,再花费900多元找人工降重,以求稳妥。

“我给你钱,你给我报告”

90后林洋专做论文查重生意。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查重生意分两类,一类是知网查重,一类是其他平台查重。

“除知网外,维普、万方、Paper系列的查重都是对外开放的,可以拿到代理权限。比如加盟PaperPass,有好多种服务,包年或按字数算。比如我买了10万的字符数,卖的时候就加一点钱,赚差价。”

林洋表示,除了购买平台的查重服务,还可以自行研发查重系统,然后找官方加盟代理。

而知网查重的生意非常神秘。这是因为知网只对机构开放,比如高校、出版、科研机构。目前,大部分高校使用的是中国知网查重系统,部分高校会为学生免费提供中国知网账号。知网不对个人提供检测服务,“个人也申请不到查重账号。”林洋说。

知网也被称为CNKI(即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在CNKI科研诚信管理系统研究中心官网的显眼处,有一则公告:鉴于学术不端检测的严肃性,知网学术不端检测系统一直仅向机构提供服务,且仅限于检测本单位文献。

郭翔是广州一所高校的图书馆馆员。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该校与知网合作,知网收录该校研究生的论文,给学校一些免费的论文查重次数。而本科生的论文查重次数,是学校另外用专项经费购买的。

林洋虽然也卖“知网查重”,但他并不掌握知网账号。拿到客户的论文后,他将论文发给“上线”,同时支付费用。之后,“上线”会给他查重报告。

林洋表示,大多数商家只负责传递,查重也都是人工手动处理,这是很多人吐槽知网查重反馈慢的原因。

“上线”究竟是谁?林洋也不知道账号的实际操作人是谁,不知道上线是否还有上线。“他们的账号从哪里来的,他们不说,我们也不过问。我们纯粹是商业伙伴,双方都不认识,就凭一份职业操守,互相信任,我给你钱,你给我报告。”

但他表示,自己对接的知网查重账号都出自高校。“一些高校老师手上有名额,会主动来找下线。”

郭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不同高校,掌握知网资源的部门不一样。“有的学校是在学生管理部门,比如研究生院、教务处、学生处。有的学校是在图书馆。但大家都可以买,比如社科处、科技处有一批项目需要查重,就会临时购买一些查重次数。谁购买的,名额就在谁的手上。”

另一些查重账号来自杂志社。

郭翔说,发表期刊也需要查重。“理论上,期刊的投稿系统可以直接对接知网系统去查重,但有时候,杂志社要求你自己提供查重报告。这就是问题所在。他可能把原有的查重次数卖了。”

还有部分知网查重账号来自盗号。

孟云是武汉一所高校的大四毕业生。临近毕业,学院给每个毕业生发了账号和密码,里面有两次免费的知网查重机会,并通知学生在5月10日前修改密码。

孟云忘了改密码。5月19日,她发现账号被盗用,上传了一篇别人的论文,且没有个人信息。“有的人比较鸡贼,不上传论文首页,隐去了学校、名字、导师名字等信息。”

班上三十多人,有十几个同学的账号被盗。孟云分析,账号的初始密码以学号为规则命名,比较简单。“知道一个人的密码后,其他人的都能写出来。”

孟云回忆,由于被盗号的学生太多,学院的反馈是:分配给每个学院的查重次数有限,不够补发。两次知网查重机会只剩下一次,她没舍得用,去淘宝自费查重了。

2014年,中国教育报报道,湖南一所高校的学生曾帮教师打理网店,学生负责联系买家,将买家的论文汇集到老师处,再拿到教务处进行查重检测。该学生称,毕业季每月销量在300份左右,每份论文单价250元,一个月有75000元。

郭翔曾接触过一个专做查重生意的团队,主要业务是做知网查重。“前些年,一年流水有七八十万。”

据新快报报道,2020年,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王某弟通过网络向他人非法购买全国各高校学生在“中国知网”大学生论文检测系统的账号及密码,盗用查重权限、转卖查重报告,从中牟取非法利益。

最终,判决王某弟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一千元。

论文查重行业怎么样(几篇论文拼在一起查重怎么样)插图2

论文查重的校方认可渠道只有知网,衍生了老师卖号、学生被盗号、灰色空间买卖等衍生市场。 (IC Photo/图)

封号和涨价

对于网友吐槽的天价查重费,林洋叫屈,“什么一年涨10倍?其实就涨几十块,没那么夸张。”

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Paper系列的查重费大约1-2元/千字符,维普、万方约3-4元/千字符。

而知网查重是按篇算。学生向外面买一篇本科论文的查重约200-300元,一篇硕士论文、博士论文的查重在1000元以上,且价格不断变化。如果卖家手里的名额很紧,“一天会涨价好几次,可能涨一次50,第二次就涨100”。

虽然知网查重的价格高,但林洋卖得最好的依然是知网查重,占销量的70-80%。“大部分学校只认知网查重的报告,因为知网的文献数据库量比较大,又权威。所以大部分学生最后定稿还是要用知网测。”

林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近年知网封号严重,也加剧了账号涨价。

他回忆,2019年之前,查重行业的报价很低。2019年后,知网加强了对查重账号的监管,A学校的账号不能测B学校的论文。如果系统检测到异常,会自动封号。

“每封号一次,就扣你10%的名额,第一次扣10%,第二次扣20%,依次叠加。所以这几年市场上的名额较少,价格就上涨得很快。”

CNKI科研诚信管理系统研究中心的官网公告显示,“对管理不善泄露或倒卖的,包年用户取消包年服务模式,重新核定年度服务数量。其他用户核减当年服务总量的10%。对于再次发现因管理不善账号泄露和倒卖的,暂停检测服务15天,核减当年服务总量的20%,并需提交账号管理整改报告。”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林洋说,为了避免封号,论文查重时会刻意去掉论文中的个人信息。

“知网封号,主要目的是打击高校老师倒卖查重账号。”林洋说,“大家觉得查重贵,主要是因为知网查重贵,因为大部分学校用知网。哪怕知网监管不要这么严格,价格也会掉下去的。”

知网独大

2021年5月28日,光明日报发表时评,“对于毕业生来说,论文查重是刚需,而知网因为‘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实现核心期刊独家占有率高达90%以上’‘唯一经国家批准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而成为刚需中的刚需……论文查重几乎已成为一种垄断服务。”

知网是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其官网显示,1999年3月,王明亮(中国知网董事长)提出建设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China 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CNKI),并被列为清华大学重点项目。

知网的运营商是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方知网”),同方知网是同方股份(600100.SH)的主要控股公司之一。

同方股份2020年财报显示,同方知网注册资本100万美元,主要从事互联网出版与服务业务,目前已经形成了“中国知网”(CNKI)门户网站。

2018-2020年,同方知网的毛利率分别是58.01%、57.58%、53.9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是1.98亿、1.92亿、1.93亿元。

据钱江晚报2019年的报道,知网旗下数据库仅《中国学术期刊(网络版)》一类,目前就已收录自1915年至今出版的国内学术期刊共八千余种,其中不乏大量独家期刊资源。

据《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2019年的报道,CNKI所发布的《中国知识资源总库》,覆盖了学术期刊、专利、优秀博硕士学位论文等丰富信息资源,文献总量超过2亿篇,每日更新约1万条,为全球最大的中文数据库。

执着于知网查重,究竟是否必要?

林洋觉得花上千元去做知网查重,不值得。“写论文尽量不要抄。如果你没抄,用维普、万方查重就可以了,也不用查得太频繁。对照查重检测报告,认真修改,根本不需要花这么多钱。”

郭翔也不建议学生在网上频繁购买查重服务。“据我所知,卖查重的人也代写、代发论文,如果你去淘宝上查重,你的版权就暴露了。别人有可能拿你的论文翻译成英文发到国外去。”

平时,郭翔会给学生们讲授文献检索的课程。他发现,学生们非常欠缺学术写作的规范。“我经常跟大家说,抄没抄,你自己心里有数。不过后来我发现,有些人真的没数,他分不清什么是抄袭、什么是引用,这是最大的一个问题。”

他指出,查重很有必要,但不能只依靠查重去限定学术不端行为。“要在适当的年龄阶段、不同的教育阶段,给学生形成学术写作、发表的规范,让大家知道什么是抄袭,什么是引用。”

(应受访者要求,王婷、林洋、孟云、郭翔为化名)

南方周末记者 敬奕步 南方周末实习生 陀可人 崔颖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iaokang36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名称:《论文查重行业怎么样(几篇论文拼在一起查重怎么样)》
分享到: 更多 (0)

长征人论文网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